Elenar

一只欧美迷妹
HP是初心 中洲是信仰 漫威/神夏/DC/etc.
AL/ET/梅熊/费熊/盾冬/福华/etc. 吃各种各样的糖
文渣
欢迎安利各种CP
请随意勾搭啦XD
百度ID格子树的梦 现消失中

【AO3授翻】After the Flames (4) Healing

果然一开学就一直拖……不过拿到太太的授权还是超级高兴!!

原作者SunflowerSupreme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74995 渣翻求捉虫

前文戳 1 2 3

有些称呼感觉不太对,私改。

这章双梅的互动非常治愈ww

———————————————————————————

Maedhros试着不睁开眼。出于某些原因,光线仍会刺痛他。一切似乎都会伤到他。他把注意力从被绷带厚厚缠着的右手上移开。

我在哪里?——我安全了。我和我的堂亲和兄弟在一起。Morgoth没有得到我们中较好的那个——暂时没有。我在米斯林,在一个房间里。我正躺在一张床上。

我闻到——草药。希望我不会被逼着吃下它们。            

我感到——疼痛。以及某个压在我身侧的东西,一个很轻的东西。

刚刚是什么在呼吸?

Maedhros睁开眼环视房间。他转过头,无视脖子发出的嘎吱声,然后看到一个小小的红发精灵正躺在身边。他蜷缩着,把头放在Maedhros的右肩上,似乎是为了保护脆弱的这一边。他的眼睛紧闭着,Maedhros恐慌起来。

“Ambarussa?”

他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疲倦地揉揉眼睛,“Maitimo?你醒了!”

Maedhros微微一笑。“你——好啊,Pityo。”他说道。他感觉舌头很沉,发音含糊不清,但Amras能轻易听懂他的话。

他撑着前臂坐起身。“抱歉打扰你。”

“么——没关系。”

“我能帮你拿点什么来吗?水?吃的?Kano?”

Maedhros叹口气。“哪——个 Ka—ano?”

Amras笑了。“都行。”

“水吧。”

年轻的精灵爬起来去拿兄长要的东西。他滑下床,注意着不晃动它,而后跑向一个水罐。他倒了一杯水,又赶快走回Maedhros身边。在Maedhros拿到杯子前,他把杯子递到他唇边,缓缓倾斜。他只倒了一点点就拿回了杯子。

Maedhros咽下水,再次张开嘴。

Amras就这样帮他喝完了一整杯水。Maedhros只希望它能留在他胃里,而不试图再次出现。

“还要什么吗?”

Maedhros摇摇头,又改变了主意。“K—Kano?”

“我们的兄弟?”

Maedhros点点头。“音——音乐。”

“我去叫他。”Amras很快跑了出去。Maedhros独自坐了好几分钟,等待着。他咳了几声,环视着房间。Amras离开前已经再次装满了杯子,把它放在床头的桌上。他无力地去够杯子,但他颤抖的手指不但没有拿起它,反而把它弄翻了。

水从桌上流下,滴在地上。Maedhros在液体沾到手时缩回了手,于是玻璃杯掉到地上碎了。

Maedhros把自己埋进床单里,躲着他弄的那一团乱。几分钟后门打开了,房间里响起脚步声。

“Maitimo?”Maglor走过房间,“你把杯子打碎了吗?”

“我很抱歉。”

“Nelyo你在那底下?”有谁试图把Maedhros身上的床单拽走,他呜咽着,用他仅存的手无力地把它拉回来。“哥,拜托,冷静点。这没关系,就是个杯子。”

床在Maglor坐下时向一侧一沉。他开始低声吟唱,是一支古老的无词旋律,让Maedhros想起他在睡前给弟弟们唱歌的时候。

Maedhros慢慢移开头上的布,默默注视着弟弟。一曲终了,Maglor对他露出微笑,说道:“等我花点时间把水拖干净,然后我可以继续唱。你还要水吗?”

“谢谢。”

Maglor一边哼着歌,一边拖干地上的水、收拾玻璃碎片。他从水罐里又倒了一杯水,然后,唱着歌,并帮Maedhros喝下去。他把杯子放到一边,而后坐到床边,继续低声吟唱。Maedhros放松身子,靠在弟弟身边。如果他没有看向弟弟的脸,他几乎就要——或已经——再次睡着了。

Maglor在哭。

泪水自他脸上划过,虽然从他的声音中无法听出他内心的悲痛。Maedhros伸出手,缓缓抚过他沾着泪痕的脸颊。“Kano?”

Maglor低头望向他,抓住他的手贴向自己的脸颊。“怎么了?”

“为什么流泪。”Maedhros低语。

“因为我爱你,”Maglor轻声回答,“看到你这样让我难过。”他倒吸一口粗气,声音嘶哑地说道:“因为这都是我的错。”

“不,”Maedhros低声说,“决不是。”

“我应该试着去救你。”

“不。”Maedhros试图坐起来,却被Maglor按回枕头上。

“躺着别动。”歌手低声说。

Maedhros握住弟弟的手。“照顾弟弟。人民。够了。”

“但我总该做些什么!”Maglor抽泣着。

“我就不会。”

“你的意思是?”Maglor问。

“去救你。或任何人。”Maedhros咳嗽着,“太冒险了。”

Maglor并不确定他对这个消息怎么看。他闭上眼,想象着他的兄长身处他的境况,试着决定为了一个失踪的手足,要冒多少,以及怎样的险。“你是说,一个兄弟,不值得两个或三个。”

“是的。”

Maglor把头靠到床头板上,低头微笑地看着他的兄长。“我想你让我感觉好一点了。”

“我很擅长。”

“没错。”Maglor刮一下兄长的鼻子,“现在快睡吧,你需要休息。要是Findekano1知道我自私地让你醒着的话,他会灭了我的。”

Maedhros问:“你留下吗?”

“我会唱歌送你入眠。”

 

1原文为Fingon,私改。

 


吃饭配的辣酱~
真的是很辣呢XXD

写评论很简单,放心大胆去留言: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

马住

BOOM:

“啊——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


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


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解救更多写评苦手


对于同人写手,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


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


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


其实评论并不难!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


初级: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回复表白/加油


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因此单纯回复加油/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


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大大也许会产生: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之类的自我质疑。


而评论加油/喜欢,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你觉得文很棒,你觉得大大很棒,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


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文好甜/好虐,大大加油,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


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


注意:对于连载文想表达“想要看下去”这类内容的时候,尽量不要说快更、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毕竟是同好交流嘛!


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


中级: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


这一步也非常简单,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


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


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比如: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这就是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


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


高级: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


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


比如:


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联系原著)实在是太甜了,简直苦尽甘来啊,xx辛苦了(自我感受)好想看后续啊,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期待后续,发出疑问)


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


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上文提到来的,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


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


神级——长评


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


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


大胆的去留言吧!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请留言告诉他吧!


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


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


那就是:提非文章本身的cp,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


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


举例:


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


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


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


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


等等。


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


相信看过这篇的你,可以轻松写评了吧!

百粉点梗
暗搓搓来搞个点梗(/ω\)
范围宝钻,主诺多,除安牌、刷新组之外基本都可以(/ω\)
会在评论里抽三个写,由于lo主拖延症晚期而且明天就要开学了所以只能争取明年寒假写完_(:зゝ∠)_
那么,小天使们不嫌弃我渣的话owo就来点个梗吧~
给大家比心心💖
【占tag抱歉
【梗尽量详细





【AO3授翻】After the Flames (3) No(Well,just for you)

AO3授翻,原作者SunflowerSupreme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90729

第一次翻译,极渣,求捉虫。

前文戳 1 2

(非常不要脸的求大家用评论砸死我吧…他们太可爱了)

————————————————————

人物关系:无cp

tag(因为特别可爱忍不住放上来了): 

Fingon can be pettybut only when he's worriedFingon and Maglor are both named 'Kano'Mis-identificationFinrod and Turgon are a package dealFinrod can be a pushoverTurgon is pettyDysfunctional FamilyDramaPost Thangorodrim

译者碎碎念:这篇有个bug_(:зゝ∠)_作者标明有两个Chapter然而却只写了Chapter 1,所以大家会发现卡在了很关键的地方_(:зゝ∠)_不过真的特别可爱

私心打tag #一只气鼓鼓的小熊 #小天使牙口 #假装有梅熊 #假装有宅牙

 

Fingon摇摇头,把望着医者幔帐的目光转回来。“不行。”他重复道。

Fingolfin也摇摇头:“Findekano, 我不会命令你,但我认为——”

“不行。”

“听我说,”Fingolfin的手指抚过儿子发际,它们刚刚洗过,还是潮湿的,“Maitimo也许非常希望这样。”

“也许他不,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要。”

“因为他们是他的兄弟。”

“他们把他丢在那里去死。”Fingon在Maedhros的帐篷前来回踱步,医者仍未完成工作,门帘依然关着。

“家人总会被原谅。”

Fingon哼了一声:“他的家族看上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原谅。”

“请让Maitimo自己决定。不然你要做什么?禁止Kanafinwë1探望他的兄长?仅仅靠你的一面之词?”

“我不在乎Kanafinwë或他的兄弟们怎么想。这跟他们没关系,他们并不重要。”

“无论你乐不乐意,Kanafinwë都是我们的王。”

“Nelyo才是王。”

“我不认为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Findekano。他这样怎么统治?”

Fingon转过去背对他的父亲。他还没有跟他人详细讲述他的救援,包括Maedhros说的那些话,那太让人痛苦了。“他记得。”

“那他也许想和他的兄弟们谈谈。”

“我不——”

“这和你没有关系!”他们谈话良久以来的第一次,Fingolfin看上去真的发火了,他昂首挺立,怒视着他的儿子。“这是Maitimo自己的事。”他的语气缓和下来。

Fingon没有回答,他用后背对着父亲,继续盯着帐篷。

“向我保证如果Maitimo想见他的兄弟们,你不会劝阻他。”

“我保证。”Fingon扔下一句。

 

当Fingon终于被允许去看他时,Maedhros很安静。他闭着眼,但医者说她认为他还醒着,但很可能不会很久了。

“他问起过你,殿下。”医者离开时悄声说。

“Nelyo?”他悄声唤道。他坐在床边,抚着堂兄的肩膀,希望他知道是谁在那里,他已经安全了,“Nelyo,我在这里。”他有目的地仔细端详着Maedhros的脸,它被他的捉拿者——很可能是出于嘲弄地——保持着洁白干净。而他不会——他不能——看向那缠着绷带的断肢,它无用地放在Maedhros身侧,他的手臂仍举过头部,在被这般悬挂了如此之久后,他饱受折磨的肌肉只能保持这样的姿势。

“Kano?”他喃喃道。

“是我。”

“Kano。”他微笑起来,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开始渗血的干裂嘴唇。

“我在这里,你很安全。我保证。”

Fingolfin悄悄走进帐篷,对儿子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他走近那张简易床,在Maedhros身边跪下,在看到伤痕时皱了皱眉。他的手抚过Maedhros的前额,然后轻触那些残存的脆弱红发。

“Tyelko2?”   

“他很好。你的兄弟们都很好。”

他的笑容消失了,他看上去几乎困惑起来。“我们的兄弟们。”

“不。”Fingon把头向前倾,思考着Maedhros的意思。Fingolfin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受伤的精灵睁开眼,望向自己的堂弟,皱起眉:“Finno?”

“是我。”

Fingolfin碰了碰侄子的脸颊来引起他的注意:“当你说Kano时,你的意思是Kanafinwë吗?”

“Kano。”他重复道,好奇地望着他的叔父。

Fingon身子一僵,感觉怨恨、气愤和嫉妒混合着充满了他的胃。

“这是我们的错,”Fingolfin安慰道,“我们还没时间叫你的弟弟过来。先休息吧。”他抚着Maedhros的脸颊,希望能让他安心。

Maedhros放松下来,合上眼,很快便迷迷糊糊地睡去。Fingon站起身,僵硬地走出帐篷,Fingolfin跟在他身后。

在父亲找到他前,Fingon在几尺开外的地方深深吸气,几乎在颤抖。“放松,”Fingolfin劝道,“没必要发脾气。”

“为什么?”

Fingolfin知道儿子问的并非他的话,而是这整件事。“他担心他的弟弟们。他已经知道你很好,现在他想见见他们。”

“如果这是Nelyo想要的,我会去把他叫来。我保证。”

“不,你待在这里休息。我会派其他人去。”

“谁?”Fingon问,“Turukano?Irissë?”

“当然不是,毕竟我们需要一个完好无损的Kanafinwë。不,我要派你的堂亲去。”

“哪个堂亲?”

 

Maglor假装没听见连续不断的敲门声。

“Kano快起来!”

他终于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想着为什么Celegorm会在大半夜试图砸开他的门。“怎么了?”

“Findarato3和Turukano4来见你了!”

Maglor站起身,把一张毯子裹在肩上,轻手轻脚地走向门边。他吱呀一声打开门,问道:“为什么?”

“他们不肯说,只说是‘重要’的事。他们在你的办公室里,和Curvo5在一起。”

“等我一下。”Maglor关上门,匆忙穿好衣服。他大步走下几乎荒废的——这算是宫殿吗?——的走廊。它在摇晃,但至少是他们所在之处最坚固、最大的建筑物,也是Fëanor剩下几个儿子的居所。但Maglor很难让自己把它称为任何特别的地方,不是宫殿,不是办公楼,也肯定不是家。

如Celegorm所说,Turgon和Finrod正等在他的办公室里,肩并肩地坐着,盯着房间对面的Celegorm和Curufin,他们俩依然站着,正用不信任的眼神回盯着。

“堂弟,”Maglor亲切地招呼道,嘴角挂上反复演练过的微笑,“你们为何事而来?”

“叔父希望见你一面。”Finrod开门见山地说道。

“为什么?”Maglor问。

“实际上这是件大好事——”Finrod欢快地开口,但Turgon踩了一下他的脚,瞪了他一眼。

“我们说好的。”他低声说。然后转向Maglor,傲慢地说道:“你的叔父,你的长辈,已经很有礼地要求你去见他,这就够了。”他的声音不容置疑,而Maglor太累了,懒得追问他。

“当然。请允许我去拿我的斗篷。”他走出房间,立刻就被Celegorm和Curufin拉住了。

“你疯了?”Celegorm喊道,“你不能去!”

“我既不喜欢也不信任他们。”Curufin说。

“这不由你决定。而且,如果只有Turukano来了,我也许会犹豫,但Findarato人实在太好,完全不可能做没有好处的事情。”5

“我们和你一起去。”

“不行。”Maglor严厉地说,“他们邀请的是我,而我必须去。别跟着我,除非你们今晚没有收到我的消息,并且有合理的理由怀疑我的安全。明白了吗?”他对上Curufin的目光。

“明白了。”他们闷闷不乐地回答。

“很好。现在,看着点Moryo,别让Pityo担心。Tyelko,你是这里最年长的,在我回来之前,你要负责这里的一切。”Maglor从Curufin手上接过斗篷,把它紧紧裹在肩膀上,“别担心。”

去程短而沉默。Finrod偶尔会看看他,似乎想与他谈话,但他要么对上Turgon的眼神,然后移开目光,要么叹口气,自己移开目光。当他们抵达Fingolfin的营地,Maglor跳下马,把缰绳递给一个等在旁边的侍从。Fingolfin在等他们,身边站着一个阴沉着脸的Fingon。

“叔父。”Maglor礼貌地低了下头。

Fingolfin和Fingon都鞠了一躬,虽然有点勉强。“这有个你需要见的人。”Fingolfin说道,轻轻推了一下他的长子。

Fingon挑衅地望了Maglor一眼。“跟着我。”

Maglor困惑而迟疑地跟着堂弟穿过营地,试着无视四周向他投来的斜睨与怒视。他并不期望得到热情的迎接,虽然他是被请来的。Fingon在一个帐篷前停下,再次狠狠看了Maglor一眼。“听着,”他吼道,“不是我想让你来。”

“我很感激。”Maglor回答,虽然他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儿。

Fingon拉开幔帐,Maglor走了进去。

 

*原注:为了防止不够明显,Finrod是被派去叫Maglor的,但Turgon自己把自己一起请去了。

1.原文为Kanofinwe,疑有误,私改,下同。

2.原文为Tykelo, 疑有误,私改。

3.原文为Finrod,私改,但全文对话中只有这一处使用了辛达语名,可能是为了体现凯三的敌意,然而貌似并不科学。

4.原文为Turgon,同上。

5.原文为"but Findarato is far too nice to be completely up to no good”, 实在不知道怎么翻,求大神支招。

累了(二梅POV)

纯属成天脑大梅的产物,结合一年前写的那篇大梅POV食用更佳。

微双梅。

私设有,ooc有,bug有。

————————————————————

我背着竖琴,沿海岸线赤足踏过沙滩,海浪漫过脚面。阿纳正在慢慢沉入海中,水天交界处被映得火红,让我想起她升起前刮着东南风的某一天。右手已没了那珍宝的负担,徐徐海风减弱了灼痛。我感到浑身轻松。左手攥紧了那个信封,Nelyo的绝笔信,显然是于仓促与痛苦中写成。他又是诉说,又是道歉,字迹潦草,许多处句子语无伦次,不过幸好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Kano,我累了。

我当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愤怒之战胜利后,各种庆祝活动持续数天。帐篷外欢呼声和碰杯声响成一片,篝火的火光晃动着映在门帘上。我和Nelyo面对面坐在帐篷里,脚边摆满酒瓶。他已经喝了太多,却依然在给自己灌酒,他仰起头,红色的汁液从他嘴边渗出几滴,落到衣领上。
我也喝了酒,头晕乎乎的,看什么都不太真切。Nelyo放下杯子,眼神涣散地望着我。
“Kano,我累了。”他喃喃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Nelyo向我靠过来,我轻轻揽住他的肩,他合上了眼。
我的兄长,我那最为坚强而英勇的兄长告诉我,他累了,这是真的吗?我曾见过他在白船被焚后的无奈,经受折磨后的虚弱,骤火之战后的挫败,泪雨之战后的悲痛。还有他从一无所获地从多瑞亚斯的森林中走来,对我摇摇头时的失望;以及他从Elwing的两个儿子的帐篷中走出,在我身边坐下时的疲惫。但是,他从未开口说过一次累,虽然我知道他一直很累。
可是……为什么是现在?我听着帐篷外到达高潮的狂欢,大敌已经被打败,我们再也不需要打仗了。
我让他靠在我的肩上。他的长发凌乱地披散下来,垂落到我胸前。我抱着他,发现他的身体在颤抖,然后惊讶地发现他在哭。
这些日子里我们早已忘记了什么是泪水,也许是因为经历过太多苦痛与失望而麻木。能攻击西瑞安老幼妇孺的弑亲者,自然是心硬如石。而Nelyo的痛苦常常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只是他不曾流泪,似乎泪水已被心中的烈火蒸干。
“Kano……我真的很累,”他重复道,依然闭着眼,“我好想回家……”
我一手握住他的左手与右腕——他的手罕见的冰凉,一手轻抚着他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说着:“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你很快就可以休息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内心是很确信的。既然维林诺大军已至,那我们当然是要回家的,回家了就没事了,可以见到Amal和其他许多人。我因酒精而略微迟钝的大脑如此希望着,似乎誓言也不算什么了,维拉的审判也不算什么了,宝钻也不算什么了。回家,唯有回家是最重要的。
Nelyo不知有没有听清我的话,总之他很快停止了颤抖,平静下来。我用袖子擦去Nelyo脸上的泪水,把他扶到床上躺下,他没再说什么,但在我正要离开时拉住了我的衣角。我只好在他身边躺下,很快也沉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Nelyo已经不见了。待我走出帐篷,发现他站在外面等我,红发编成整齐的发辫,长剑挂在腰侧,目光又变回了一贯的坚毅,仿佛前一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见我走来,他对我说道:“Eönwë的使者今天会来,你知道我们要给他怎样的答复。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完成誓言。”

 

(虽然理解,但是这样自己一个人走,还真的是有点孤单啊。)

(以后就都要自己走了。)

【生气】现在这什么情况?!

顶顶colo

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平时很少转载的然鹅还是说一下吧。
1.欢迎入宝钻坑的小伙伴。
2.要个授权很难吗?如果说作者在海外我可以理解,可是TA有乐乎有微博啊。
3.就算暂时要不到授权,把作者名字写上去很难吗?
4.就算要不到授权也找不到作者,能说明一下吗?不声不响很容易被误解的。
5.我感觉LOF的各位小伙伴其实都还挺好说话的,至少我遇见的各位,碰上要授权,TA们都是各种愿意,甚至产粮的人反过来感谢白吃的人喜欢。(所以问着要了一般都会给的。)
6.LOF是有推荐机制的,除了打tag,关注的人推荐的东西也会出现在用户首页。被拿走图的太太们也不例外。TA们很大可能会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了不是自己的LO下面。宝钻圈小坑冷,互关比例非常可怕。
7.打tag如果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虽然很多图这里不少人看过好多回了),请到原作者主页里点赞推荐评论增加热度招呼大家一起看。
8.如果是想自己收藏,手机PC却存不了那么多图,可以使用(仅自己可见)功能,舔屏体验一点不受影响。
9.冷坑,就那么点人,刷热度没意思的,如果是为了热度请出门转热CP...那个积累起来比较快。
10.虽然同人作品在灰色地带,但是,同人作者和原作者之间的关系,和同人作者和无授发者之间的关系,是独立的不同的。TA们画同人,并不合理化无授发的行为。


随音-kaze:



不管入什么圈,在你用别人的图时请你至少po上原作者的名字。这是教养,也是做人的基本素质。




DandelionDragon:







我很生气!!!!








占tag致歉








短短两天已经出现两次有人发图不标作者出处!!!!








现在的新人【?】都这么肆无忌惮了!!???








我不是啥太太就是一个透明渣画手!








但我是真忍不住了!!








先是鹿子躺枪!我特么差点以为鹿子换号了去翻了关注!








她还好好躺在我列表里呢!








鹿子是个天使!谁动她打死算我的!








再就是白鸦太太!!!!








白鸦太太是我入坑女神!!!也是我熊费坑女神!!!!








虽然她爬去农药但她号还是活的啊!她还在我首页呢!!!!








是不是以为放老图就会没人认出来?








我告诉你我13年就在这坑里了!!!!(╬•᷅д•᷄╬)








别跟我说什么粉丝资格证!魔戒电影我从小学开始追!原著也是一书柜要不要我秀一下艾伦李签名啊?【(:3_ヽ)_】








说实在标个作者出处很难吗?








不知道的就说不知道啊ball ball you!








港真我特么还见过有人把我的银盖无授权转去空间又从空间转回lof还打tag!








我看见了!谁还特么给我调了色变黄了!!!??








忍了很久了!我忍不住了!





【AO3授翻】After the Flames (2) Red Flames

AO3授翻,原作者SunflowerSupreme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90729

前文

第一次翻译,极渣,求捉虫。

(对lof的排版感到绝望)

——————————————————————————————

警告:主要人物死亡

人物关系:无cp

译者碎碎念:超级心疼他们俩的。

*有些称呼感觉不太对,私改了一下,以注释形式标出。

Maglor深吸几口气,把头靠在墙上。过去的几周里发生了太多事情,令他难以承受。一切都不会一样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见到失散的家人,甚至在他自己死后也不一定。他的父亲,祖父,以及两个兄弟都已死去。他的母亲以及其他无数朋友和亲人依然在Valinor。也许我们抛下的那些人更幸运,更聪明;也许Valar更为眷顾他们。我们是被褫夺者,我们是迷失者,我们是愚者,难道我们还是无人眷顾者吗?

“Kano?”一个小小的声音让他在沉思中一惊,“我可以进来吗?”

Maglor坐直身子,手指梳过头发。为了他们,我必须振作。我必须为我的弟弟们保持坚强。“进来吧,Pityo。”

Amras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刚好能让他的身子进入,他走进房间。作为代理的诺多之王,Maglor拥有他们临时住所中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房间——并不是说这真有太大意义。“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Maglor陷入了回忆,他似乎回到了另一段时光,当年幼的双胞胎被父母的争吵吓坏时,曾在深夜里爬到他床上。Amras的声音未曾改变,Amrod则再也不会。

“如果你愿意。”他转过身对他的弟弟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却感觉很难受。并非那可怜精灵迷惑的眼神或他瘦弱的身躯让Maglor烦恼,而是他那头亮红的长发。

Amras在他身边坐下,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沉默着。“Tyelko1对你很生气,”Amras说道,“Curvo2不肯承认。而Moryo也很生气,但我想这很显然。”

“有些东西从不会改变。”Maglor的手指在长袍袖子里紧握成拳,“Pityafinwe呢?他怎么想?”

“我,很困惑,”他承认,“但我想你很爱Maitimo,而且你一定有很好的理由不准我们去救他。”

“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谁都不行。”

Amras微笑着靠在兄长肩上。“你知道,他原谅你。我也一样,虽然我希望他还在这里。不过,至少他不需要看着Atar3死去,或Maitimo失踪。他还会回来吗?”

Maglor的胃缩紧了,意识到Amras正在谈论他已故的双胞胎兄弟。他咬住舌头,以确保自己不会像其他兄弟一样提醒他的弟弟。“他原谅我什么?”

“烧毁白船。”他低声回答。

Maglor感激地眨眨眼,但同时也感到有点难过。不是这件事,他对自己承认,他并不渴望烧船一事得到原谅,但他希望他在兄长被俘虏后的行为能被原谅。“谢谢。”他说道。

Amras叹了口气:“能帮我个忙吗?”

“当然。”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Pityo,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如果不是,我将请求那些有能力的人来完成。

“你能帮我告诉Tyelko,不要再在晚上让Huan到我房间里来了吗?我想他相信我很孤单,但这没有用。”

“当然可以,弟弟。”

Amras站起身,但又坐了回来。“Kano?我能再问一件事吗?”他跪了下来,把头靠在Maglor腿上。Maglor闭上了眼。

“任何事情都行。”

Amras停了停,似乎在试着决定如何表达他所求。“你愿意看着我吗?”

Maglor的身体痉挛一下,而后他僵住了,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诧。在他作出回应前,Amras解释道:“你每次见到我时都会移开目光。是否因为我太容易让你想起Maitimo、Ambarussa4和Amal5?”

Maglor睁开眼睛,看向他最小的弟弟。“Pityo,”他开口想说话,却失败了。

Amras替他说了。“我想帮助你,Kano,就算我们的其他兄弟都在生你的气。我想帮助你,因为你总是帮助我。如果你愿意,就不用看我,只要听我说,告诉我你需要什么。”

Maglor把Amras的双手捧到嘴边,吻了吻,把它们紧握在手中。“好,”他哽住了,“我愿意这么做。很抱歉。”

“我能理解。我也无法望向镜中,每次我看见自己时都会哭。”

“请给我时间,”Maglor低声说,“我需要时间来调整。”

Amras把他拉到身边,Maglor允许自己被领着穿过房间。他坐在床上,Amras开始脱下他的鞋子。

“Pityo?”

“你需要睡眠。”Amras解释道。他把他的兄长拖到身边,为他盖上被子。“你希望我留下吗?”

Maglor耸耸肩。Amras抱着膝盖坐在他身边。Maglor开口问:“为什么这么做?”

Amras沉默了一下,而后回答:“因为是你先帮助了我。在Losgar的事情发生后,我和Atar吵了一架,然后Maitimo在事态变得更严重前把我带离那里,回到我的帐篷里。后来你和Maitimo在我身边坐了一晚,保证我不去做任何蠢事。你知道,我想跟随他,我想跑到海边,跳进水里,回到他身边。但你们守着我,所以我没能这么做。”当Maglor以为Amras已经说完时,他又低声补充道:“在Atar死后,他去和Morgoth谈判前,Maitimo把我拉到一边,要我保证如果有些事情不幸发生,我会照顾你。我猜他预见到了这个结果,或者担心它发生。他也让你这么保证了,对吗?他要你保证会保护我们,所以你遵从了他的命令,要我们不去救他。”

Maglor说不出话,他的喉咙很紧,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他伸手握住他弟弟的手,贴近了它,那是他保持理智的最后支柱。

“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们?”许久以后,当Amras确定Maglor已停止哭泣后,他问道,“为什么要让他们责怪你?”

“因为这样更容易,因为他们很痛苦,需要一个能发泄和责备的对象,而那不能是Atar或Maitimo。”

Amras紧紧握住他的手指:“为什么他们需要呢?我不需要,你也是。”

“我有这个对象。”他回答。

“谁?”

“我自己。”

Amras沉默了。“我有时候会怪Atar,”他承认,“但我会记起他是必死的,而在这一切发生在他身上之前,他非常爱我们。我的Atar永远不会这么做,对我们做了这些的是诺多之王,Kano,不是Atar,也不是你或Maitimo,或其他人。是宝钻以及被它们改变的Atar。你说过我可以要求任何事,所以我要请你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如果一定要的话,怪我好了。”

“Pityo,你又做错了什么呢?”

“据我所知没有,但如果你需要一个可以责怪的人,那么你可以怪我。”

Maglor忍住一声抽泣:“谢谢你。”他感觉床晃了一下,Amras在他身边躺下。

“晚安Kano。”

“晚安Pityo。”

 

*注:1 原文为Tykel,疑有误,私改,下同。

           2 原文为Curufin,私改,总觉得兄弟之间不会叫辛达名。

  3 原文为Ada,这么叫应该就是不对吧…私改,下同。

  4 原文为Amrod,私以为当时应该还没有这个名字,私改。

  5 原文为Nana,同3,私改。

 

贡多林水质检测员:

『Ladies of the Middle Earth.』

“何为错过?”
“独一人不见,那时候纵观山海放眼长空,普天下美人千万万,无吾悦者。”
“可否再具体?”
“独一人不见,非命不久矣,生养耗尽心血,仅疲倦长眠不愿起。”
“可否具体?”
“独一人不见,自言极疲倦,似命不久矣,吾哀而去矣,不久与另一美人新婚,自此未归。”

“何为伤害?”
“所爱隔山海,百年孤独。”
“可否具体?”
“剑指长天弃她携众生出奔他乡,铸了大错,亡了七子,延伸千万年无尽哀伤。”
“可否再具体?”
“错比天高怨比地厚,亲族血染这江山,悔当初不听夫人忠言,迟矣。”

“何为美人?”
“生如林间皑皑野芹,死也若玫瑰扎心那只彻夜悲啼的夜莺。”
“可否具体?”
“我自有满腹经纶诗书却描摹不出她眉眼半分。怕是神仙见了,都得让她,何止三分。”
“可否再具体?”
“露西恩.缇努维尔。”

“何为凄苦?”
“素衣烈马,孤身迷失暗无天日之地。千般呼不回万番寻不得。”
“然?”
“纯净无暇却无奈嫁入黑暗,违夫命归故土白衣染血,黎明未至则香消玉殒矣。”
“何人曾这般过活?”
“诺多白公主。”

“何为万幸?”
“纵使樯倾楫摧故国万劫不复,尚有神灵的使者引我走出滚滚硝烟与怪物的爪牙,让我看到遥远因我后人而光明的未来。”
“可否再说些?”
“白船悠悠,载来了往昔那后生儿女曾丢失的岁月,且在遥远的地方我与那君子都得以永生。”
“最后呢?”
“至亲终于福乐之地相聚,说起远古时我的故事人们有时喟叹,那一如的宠儿,万幸的姑娘银足!”

“何为负了一人?”
“为新欢弃旧爱。”
“不解。”
“那说了要照顾我的君子,竟留我一人与阴影作伴,生死未卜,直至我生命终结之日,未曾得以再见。”
“可否具体?”
“是图林于芬杜伊拉斯,也是法埃丽芙林于她曾爱的格温多。”

“何为选择?”
“于芸芸众生中度过无数岁月,阅尽繁华后眼里只留下那一人。”
“可否具体?”
“皆不可弃,选其一必丢其二,无论如何都会悲从中来,余生难度。”
“可否再具体?”
“I CHOOSE A MORTAL LIFE.”

【AO3授翻】After the Flames (1) Fell and Fey Become

AO3授翻,原作者SunflowerSupreme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06308

第一次翻译,极渣,求捉虫。

(对lof的排版感到绝望)

——————————————————————————————

警告:主要人物死亡

人物关系:无cp

译者碎碎念:本文设定中Amrod是被烧死的小七,见作者摘录段落。

觉得这个文把诺多们经历了各种背叛、泪水与伤痛之后的相处方式写出来了……还是蛮治愈的。

*有些称呼感觉不太对,私改了一下,以注释形式标出。

 

多数人被召集后,大家只找到了六个Feanor的儿子。此时Ambarussa面色因惊惧而惨白。他说:“你是否叫醒了我的兄弟Ambarussa,也就是被你称为Ambarto的那个?他不愿沉眠在不安之中,没有上岸。”有迹象表示Ambarto想要驾船驶回Valinor,重新回到Nerdanel身边,而Feanor很可能也是这样想的。Feanor说:“那船是我烧毁的第一个。” 

“你为你最年幼的孩子起名Ambarto,而代表‘命中注定’的Umbarto才是它的正确形式。他注定陨落,注定死去。”Ambarussa这样说。无人敢于在此之后向Feanor提起这件事。 

——摘自“中洲的人民”J.R.R.托尔金(本段翻译摘自魔戒中文维基“阿姆罗德”词条)

 

  Maglor无法理解。他希望他尖叫,大喊,扔东西,并且感到极度愤怒。

  但Amras什么也没说。他颓然跪倒,在惊人的沉默中望着闷烧着的船的残骸。他甚至没有哭泣。

  没有人移动脚步,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Maglor看向他的弟弟们,但没有人行动。

  Feanor已经大步走远,没人知道Maedhros去了哪里,Celegorm抱着Huan不说话。Caranthir盯着自己的脚,Curufin和他的儿子站在一起。

没有人去管Amras。

Maglor吞了口唾沫,想着要走过去对他的弟弟说些什么,但他并不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Maedhros沉默着大步走过他身边。他在Amras身边跪下,把他拉进自己的臂弯中。“嘘,”他安慰道,“跟我来。”他把Amras抱起来,走向他的帐篷,没有看父亲和其他兄弟一眼。

Maglor颤抖着吸了一口气,现实开始渗入他的脑海。它像一个浪头一样在瞬间击中了他,他倒在地上喘着气,就像有谁把他的肺拽了出来。他的胃很空——他好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但那仅剩的一点却在他跪倒在沙上时,突然涌了上来。

颤栗着,并对自己感到恶心,他迫使自己的腿伸直,并站起身来。转过身,他最后看了一眼船只燃烧着的空壳,然后回到了营地。在他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他的脚把他带到了Maedhros的帐篷,他站在门口,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允许进入。

正当他鼓起勇气要进去时,幔帐被掀开,Maedhros走了出来,撞到他身上。他惊讶地眨眨眼,点头简略地打了个招呼,说道:“兑水的酒。他需要睡一觉。”

Maglor快速穿过营地,找到他们的物资,从中拎出一瓶酒和一小瓶安眠药。他用一块杯子碎片装了水,回到Maedhros的帐篷,拔开酒瓶塞子,把酒和水以及安眠药混合在玻璃杯里。而后他走进帐篷。

Maedhros正坐在帐篷中央的被褥上,把Amras的头放在他膝间。年轻的精灵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看到了吗Pitya?看Kano给你带了什么?你愿意为我喝一点吗?”

Maglor跪到他们身边,吻了吻Amras的前额。“嘿,亲爱的。”他一边把药瓶滑进Maedhros的手里,以确保他知道他们给Amras喝了什么,一边把玻璃杯送到年轻的精灵唇边,“喝了它。”

Amras张开嘴,接受了药酒,但没有吞下,酒从他嘴边涌出。Maglor察觉,停下手上的动作,擦干他的喉咙。“吞下去。”他要求道。Amras顺从了,Maglor用自己的袖子拭净他的嘴唇。

Maedhros轻抚他的头发。“好极了。再来些?”

Amras点点头,张开嘴。Maglor倒出一点液体,Amras再次吞了下去。“谢谢你。”

“当然,”Maglor悄声说,“当然。”

Amras合上眼,呜咽着。Maedhros把他拉得更近,温柔地吻了吻他的头。“休息吧。我会在这里。”他拉拉他的毯子,用它更紧地盖住弟弟。“好吗?”

“嗯哼。”他又打了个哈欠,药物开始起效了。

Maglor把手放到Amras肩上,开始唱歌:“薰衣草是绿色的,亲爱的,亲爱的,薰衣草是蓝色的,如果你爱我,亲爱的,亲爱的,我将爱你。让鸟儿歌唱,亲爱的,亲爱的,让小羊嬉戏;我们会很安全,亲爱的,亲爱的,远离危险。1”

Amras很快就睡着了。Maedhros叹了口气,从他身下轻轻移开,让他舒适地躺在被褥上。

Maglor抓起酒瓶,放到嘴边。但在他喝到酒之前,Maedhros把它一把抢走,塞上瓶塞。“不会有用的。”

“把它给我!”Maglor嘶声喊道。

“不。”Maedhros看上去一直很平静,Maglor真嫉妒他。

  泪水盈满了他的双眼,他对着兄长咆哮:“我刚刚亲手烧死了我的弟弟。把酒给我。”

“不会有用的。”Maedhros温和地对他说,他从熟睡的Amras身边爬过来,用双臂环住Maglor,“它不会有用的。”

Maglor忍住一声抽泣。“我希望我——”

“不,”Maedhros打断他,“希望无法改变任何事。”

Maglor啜泣起来。“你不恨我吗?我恨我自己。”他低声说。

Maedhros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帮Maglor擦干眼泪。“不,那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听从父亲的命令而已。”说着,他叹了口气,“别问我怎么看他,我不知道,此刻我也不敢说实话。”

Maglor点点头,拿过布擦眼睛。“我需要一杯酒。”

Maedhros把Amras用过的杯子递给他:“这是兑过水的,你没必要喝醉。”

他两口将酒喝下,把杯子放到一边:“谢谢。”

Maedhros露出一个微笑:“休息吧。”

“休息?我不累。”

他的兄长拿出那个原本装着剩余安眠药的小瓶,它已经空了。“很快就会了。”

Maglor骂了一句。“你居然给我下药!”

“你也给Pitya下了药。”Maedhros拿过他的斗篷,把它披在Maglor肩头,“休息吧。”

低声抱怨着,Maglor用斗篷裹紧自己,默许Maedhros帮他躺倒在Amras身旁。“别再给我下药。”

Maedhros吻吻他的头发。“但你想灌醉自己。好好睡吧,我会在你醒来的时候回来。”他起身离开了帐篷。

 

 

 

1.原注:

这是一首英国民歌。

  原文如下:

“Lavender's green, dilly, dilly, Lavender's blue, If you love me, dilly, dilly, I will love you. Let the birds sing, dilly, dilly, And the lambs play; We shall be safe, dilly, dilly, out of harm's way.”

【感觉没译出万分之一的感觉来(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