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ar

好好学习 努力写文

新年快乐各位💫

不知不觉在lof过了第三个年了

感谢不离不弃

希望2019冷圈粮多热圈粮质量高

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辣鸡文手在此鞠躬

芬芳

是学校之前的命题作文,原题《留在记忆里的芬芳》

二梅回忆叙述向,一些很水的玻璃渣,扔上来混更证明自己没爬墙

(语文老师居然还蛮喜欢的,嘿嘿嘿)

——————————————————————————

Findékano开始被称作“埃尔达之花” ,大约是他刚成年不久时候的事了。彼时我们都还是年轻人,而维林诺双树正明。Findékano因为容貌俊美,待人友善可亲,不知被谁家的姑娘冠上了这样的称号,渐渐它便流传开来,成为他独有的名号。“这比‘最伟大的歌手’还要响亮呢!”我弟弟又一次这样对我说。

成为至高王后Findékano不再那么像花了,他的嘴唇展现的更多是刚硬的线条而非柔和的微笑。然而在我为他作挽歌时,还是忍不住用了“埃尔达之花的陨落”做歌名。

我兄长Nelyo当时站在我身后看我写歌词,看到这个词是发出一声介于轻笑和悲叹之间的声音。我们这位与他关系最密切的堂弟陨落了,连一片花瓣也没有给他留下。借着火光,我瞥见他残缺的右腕上缠着一条金丝,那是战斗开始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Findékano从头发上拆下来送给他的。

“我很高兴你没有把细节写进去。”他盯着我的歌的最后几段没有语调起伏地说。我当然无法这样做。我也不可能告诉他,不远处Findékano的子民正以歌谣的形式纪念这场大战:“……诺多的王,他的银盔起白焰,他的身体化血泥,他的荣光葬在无尽泪水中。”

我知道,正如其他几位至高王,Findékano虽去,他的勇气与信念会继续在故事与歌谣中被传唱。人们不会轻易忘记埃尔达之花的芬芳。

那缕芬芳,也有一部分存于Nelyo腕上的金丝中。他此后不曾把它取下。金色的线在阳光下总是显出极耀眼的光,Nelyo眼中却有什么永远地熄灭了。史书记载到这一年时,或许会说至高王Findékano的统治在此随他的死亡结束。而如果让我来写,我会记下:“Nelyafinwë的少年时代在此彻底结束。”流亡的岁月黑暗重重,而每一次与Findékano见面,都令我仿佛回到了大海对岸的故乡,回到无忧的时光中。他从不因任何事情绝望。罪恶感早已冰封Nelyo的双眸,悲伤给我的歌声蒙上阴翳,诅咒的暗影笼罩着我弟弟们的心。但Findékano的眼睛始终是纯粹而充满希望的蓝色,即使在得知父亲的死讯时,也只黯淡了一瞬,便又重新燃起光辉,他戴上至高王的冠冕,清亮的目光中带着一抹坚毅。

泪雨之战后有一天我和Nelyo一起坐在帐篷里。我在桌前抄写一首诗,而他沉默着。待我放下笔,正要起身时,他忽然开口问我,能不能为他唱一支歌。“任何来自从前的歌。”他说。

我吟唱起浮现在脑海里的第一首歌谣,然后直到察觉到Nelyo神情不对时才反应过来,这是Findékano在我指导下写的第一首歌,也曾在安格班的黑暗中唱响。

我噤了声,Nelyo却示意我继续唱下去。我于是接着吟唱,直到喉头哽咽,无以为继。与此同时,Nelyo半闭着双眼在一旁聆听,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下来,但他的唇边挂着一丝微笑。也许他同我一样,也在这旋律中看见了Findékano的面容,忆起了埃尔达之花的芬芳。我停止歌唱后,他轻声向我道谢,便走出了帐篷。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流泪。第二天一早,我们向多瑞亚斯进军。

后来,我们走进了更深更万劫不复的黑暗,我余下的亲人,都接二连三地离开了我。最后,Nelyo终于也在绝望中将自己投入火焰。于是如你所见,现在就只剩下我了。

似乎不曾有人将我身边其他人比作花朵,不过即使他们是,他们也不曾给我留下任何花瓣或残根。我所拥有的,仅是几缕依稀飘在记忆中的芬芳而已。然而我也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点痕迹是否也会消逝殆尽。因此我亲爱的朋友,我在忘却之前,先将这一点故事说与你听,你能记得最好,忘掉也没有关系。


————————————————

自从16年入坑以来固定每年虐大梅二梅以表达对他们的爱

(逃)

 

看哪,我们的国王!——献给阿拉贡

是大约一年前写的吹人皇的文,翻文件夹突然翻到,干脆这里也存一下

我永远喜欢阿拉贡……!

———————————————————————

读毕《魔戒》掩卷,细思起来,最难忘还是他,阿拉松之子阿拉贡,阿尔诺和刚铎联合王国的埃莱萨王。属于他的新纪元,书中未曾详细叙述,但可想见,在他智慧英明的统治下,曾一度走向衰败的刚铎,乃至阴影之下挣扎已久的整个王国,必能重迎福乐。

若在脑海中描摹他的身影,或是将自己匿在斗篷下,只看得见烟斗的影子投下来的神秘游民;或是抽剑出鞘,直面敌人,目光灼灼的英勇战士;或是王座上君临天下,望白树花飘落的王者。身份换过太多,名号实在不少,无论如何是注定要成为这段历史中的主角。

他出场的时候在小客栈的角落,坐在阴影里,顶着并不讨人喜欢的绰号,并不“美善”的容貌下似乎也不可能是善意的灵魂,说起话来咄咄逼人,即使对初次见面的霍比特人们也是如此,简直令人担心他真是半路冒出来的恶棍。我却是立刻就喜欢他,欣赏他话语中的那种自信与干脆,他的出现似乎很扭转了霍比特人们自上路起一直保持的随性的作风。他吓唬完山姆之后那令面容“柔和下来”的一笑,那句“我将不计生死,保护你们安然无恙”,大约就说明了一切,读着书,原本提着的心就因为这一句承诺放了下来,这几个背负重要任务的霍比特人们终于不用莽莽撞撞地向前,因为有他相引相护。

初识他真实身份时还不觉有什么特别,王的后裔似乎也就是王的后裔,没什么稀奇。直到读完书,才明白过来他被赋予的意义,刚铎的人民等待王者归来像传诵一个传说,而生死攸关的时刻,复兴者更显重要。他自幼便得了“埃斯泰尔”这一化名,直接被唤作“希望”本身,如同解开一切的谜底,注定是时代更迭的关键,他必须重振人类王国荣光,必须将中洲从暗影下救出。更不用说甘道夫多年前自大海彼岸而来,带来绿宝石“埃莱萨”时便也同时带来了预言:这枚宝石日后将被赠与一位被称为“埃莱萨”的医疗者和复兴者。它已等了他太久。于是,虽然他从来隐姓埋名,所有希冀,所有责任却都在冥冥之中压在他肩头,他所走的每一步路都不只为他自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他是否曾感到疲倦或迷茫?我们不曾得知。

电影中或许为牵动观众心绪,有意要展现他偶尔的绝望,原著中却是除护戒远征队解散时他曾面临艰难抉择,其余时刻似乎都自信无畏,在种种困难前义无反顾地前行。在甘道夫眼中,他“强大而坚定,大胆而果断,有能力自己拿主意,必要时敢冒奇险。”当他的气量与威势迸发出时,友人为之折服,敌人则为之恐惧,他血脉中的王者气概是多不起眼的斗篷也藏不住的。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敢。他能使用真知晶石挑战大敌,即使心智可能被摧毁,他能毅然决然取道亡者之路去支援战火中的刚铎,即使有可能一去不还。佩兰诺平野一役,他的舰队乘着黎明自海上吹来的风抵达战场,船上飘扬着七星的王旗——本早已随王的离去消失在岁月中的王旗,他们的到来使战场上人心振奋。初读这段,只想着要与战场上无数战士们一同欢呼,再读时却每每热泪盈眶。“冷灰中热火苏醒,暗影中光明跳荡”,比尔博的给他的诗句似乎就理应用在这样的时刻,王者终于归来,成为暗影中的一线光明,绝望中的一缕希望。

“凡是了解他的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爱他。”这是莱戈拉斯对阿拉贡的评价。纵观全书,我们不难理解为何有那样多的人敬爱他,愿追随他到天涯海角,为何阿尔玟愿为他放弃永生,因他品德高尚,智慧而坚强。

“他像古时的海国之王一样高大,高过身旁立着的诸人;他看似年老,却有正当盛年,他眉宇之间透出智慧,双手掌握力量与医治之能,周身似乎散发出一团光芒。接着,法拉米尔大声道:

‘看哪,我们的国王!’”

“白树七星的王旗升上塔顶,飘扬开来,众多歌谣传述的埃莱萨王的统治,从此开始。”


【ER】记一场音乐剧

是一个很迷的转世设定,大概在《未来》这篇的一段时间后

ER一起看大悲的梗也是脑了很久了xx虽然还是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安琪最后那句话来自果聚聚旧设,我超喜欢!

最后实在编不下去了请大家自行脑补

想要评论 求求了

———————————————————

终于有一天他们买了票,一同在剧院里坐下来,观看那部<Les Misérables>。

安灼拉认认真真从头读过那部书,格朗泰尔则只翻过有关他的朋友们的部分——那场他并未参与其中的战斗。在剧院里他也采取同样的态度,对于之前的故事漫不经心地听着,直到舞台布景切成咖啡厅,灯光下出现一个金发红衣的人时,他才坐直身子,想弄清楚这个时代的人到底对他和安灼拉抱有什么看法。

果然一开始便是革命的号召,安灼拉的满腔热情在舞台上得到了还原。只是咖啡厅里还有一个被爱情弄得晕头转向的马吕斯,和一个胡言乱语的绿衣酒鬼。

观众们很有默契地笑了起来。格朗泰尔不敢扭头去看安灼拉,也许他也回想起了那些他的发言被醉醺醺的格朗泰尔打断的日子,当时他简直怒不可遏,不知他现在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玩笑。

然后那个消息来了。“拉马克将军死了!” 他的阿波罗于是陷入更加紧张的忙碌中,同时还不忘制止格朗泰尔未停过的饮酒。

多有趣,编剧和观众居然都不约而同地记得那个角落里饮酒的格朗泰尔,他这样一个酒鬼在整个“悲惨世界”里明明那样微不足道。观众席里,格朗泰尔确定那声轻笑是身边的安灼拉发出来的。他感觉心脏停跳了一拍。

战斗开始,还是它熟悉的样子,音乐和灯光使一切变得如梦似幻。格朗泰尔注意到台上的绿衣演员并未下场,看来这个酒鬼保持着他的清醒。

过了一会儿,演员们居然唱起了“Drink with me”。格朗泰尔想,这根本不可能是被街垒领袖所准许的。

这样的歌曲怎能少了酒鬼的参与。拿着酒瓶的人扬起瓶子,用他懒懒的音调和上了旋律,可歌词却不较他的朋友们光明浪漫。

“Could it be your death means nothing at all/Is your life just one more lie'? 

格朗泰尔挑眉,好吧,这很像属于他的唱词。

街垒上方冲下几个人,拉扯着摇摇晃晃的绿衣演员。显然,他们对这样的消极论调很是不满。这不是真的,格朗泰尔想,他认识的青年都乐意与他谈笑,对他絮絮叨叨的醉话一笑置之,从不打压他荒唐的热情,没有一位不包容他。除了——

舞台上,金发演员拉开了冲动的人群,走到酒鬼面前。

是了,纪律严明的领袖是不会允许他的街垒里出现斗殴的,哪怕是对一个醉汉,一个毫无信仰的人。

可是真正的安灼拉会走开,也许连训斥他都不屑,他锐利的目光会鄙夷地扫过怀疑派身上,不会停留太久。真正的安灼拉怎么会在人群散开后继续与格朗泰尔面对面站着,那样诚恳地注视他的眼睛,即使对方站都站不稳。

灯光下,红衣的演员张开双臂,醉汉扑进他的怀里,黑发的脑袋靠在他肩上。他安抚似的拍了拍酒鬼的背,手掌抚了一下他的头发。

前排的几位女观众高声欢呼起来。

格朗泰尔的心开始疯狂地跳动,几乎令他胸口生疼。一股热浪沿着他的脖子升起,他希望剧场昏暗的灯光能掩饰他通红的脸颊。他承认——希望安灼拉永远不会知道——他太希望成为舞台上的那个格朗泰尔了,能得到金发的领袖那样的目光,那样接纳的拥抱。他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安灼拉的手摸过他后脑勺的感觉,他知道安灼拉的手是什么样的,它们修长而骨节分明,带着一层薄薄的、来自笔和枪的茧。他幻想着被安灼拉拥抱是怎样的感受,也许他会当场融化、爆炸,化作一缕酒气。

他珍惜着他独拥有的东西:安灼拉手指的触感、安灼拉的微笑,还有这段时间以来安灼拉表现出的友善(以及亲近?他不敢这么说。)。和安灼拉一起看一出音乐剧。这几乎已经算梦境了,他对19世纪那个自己说,你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街垒战斗的结局每个人都知道。红白蓝的灯光下格朗泰尔看到他们纷纷倒下,红衣的领袖手握红旗,倒挂在街垒上。舞台上马吕斯哭着唱出悲恸,舞台下他听见观众的啜泣声。从这些意义上来看,酒鬼的唱词没有一句正确。(他们当然被记住,不是么?)

故事很快收了尾,成为圣人的老人终进入天堂。剧末的大合唱响起,格朗泰尔听见安灼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发现自己脸上有泪痕,也许是刚刚就留下的。


他和安灼拉走出剧院,暖黄的路灯光洒在已寥寥无人的街上,21世纪的街道。他们都没有说话,只并肩走着,保持沉默。

格朗泰尔半是喃喃半是哼唱地开口:“Is your life just one more lie?"

安灼拉突然停下了脚步,格朗泰尔有点迷惑地跟着他站定。安灼拉下定决心般望了他一眼,接着格朗泰尔就被拉进一个毫无保留的拥抱里,一缕金发拂过他的耳际。巴黎的夜风其实很凉,但格朗泰尔的每一寸皮肤都瞬间燃起滚烫的燥热,然而他并不想挣脱紧贴他的热源。安灼拉的手臂扣着他的后背,他犹豫了一下,笨拙地抬起手,小心搭在安灼拉背上,感受到安灼拉脊背瘦削的形状。

过了几秒,又或许是几年,也许又两个世纪过去了,安灼拉轻轻放开他,垂手站着,似乎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格朗泰尔强迫自己不要再扑上去抱他,他站在原地,呼吸急促。现在安灼拉肯定看得出来他的脸有多红了。

他移开眼睛,避免与一旁的人对视,但安灼拉的蓝色目光定定打在他身上,简直像那位入戏的金发演员,像一尊过分精致的雕像。

“原谅我。”他听到那雕像轻声说。眼中省略了那些他们共享的回忆。

“原谅我。”他重复,用近乎喃喃的气声。他知道安灼拉听到了。

安灼拉抬手在他肩上按了一下,唇角舒展开来。“走吧,回家。”他说。


他比舞台上的格朗泰尔更幸运。

看完FB2胡言乱语,微剧透。

希望有朝一日能学会产GGAD

悄悄八卦一下(7)(完)
一直被屏蔽我什么都不敢说了
前文可戳tag
完结撒花
碎碎念链接扔评论区了,谢谢大家

【ER】【论坛体】【校园AU】悄悄八卦一下(6)

这章依然没有进入重点…
我保证明天更完!
*前文请戳 ABC校园AU tag
———————————————

255L


256L
不愧是团长……佩服佩服

257L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我们都吓死了,生怕安琪听见,他最烦天天讨论别人私事

258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而且她说的太肯定了,我们都不敢这么说

259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其实我是敢的

260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R整个人都僵了 问我“你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

261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R人真的挺好的就是傻了点

262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但是他那个表情,各位ER女孩自行脑补一下,难以置信又带着一丝希望的感觉

263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安琪居然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了,我们紧张得半死怕他听见

264L
感觉都没什么回复……大家都在认真听故事吗

265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R看到他过来,转身就要出教室

266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E一把拉住他,问他出了什么事
(估计是看他表情不对

267L
不行我憋不住了我一定要回复啊啊啊

268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边说话还边瞪我们,大概怕我们欺负他

269L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你们古费聚聚也是太不怂了,直接说:
“爱潘妮告诉他你喜欢他”

270L
勇哉,古费拉克!

271L
(楼上什么鬼23333

272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E愣了一下,R一脸生无可恋地说了几句我们在玩游戏都是开玩笑之类的话,但是,好吧,那个眼神简直了一万篇ER也写不出来

273L
在我们吃瓜群众看来,就是R楚楚可怜地盯着E,E拉着他的手臂,严肃地望着他,然后略低一低头说了句什么,他们就一起到走廊上去了

274L
我字面意义上尖叫出声

275L
回复 274L:实际上……当时我们也是

276L
我还记得我后面的妹子拉我假装去装水偷听他们说话233

277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虽然并没有人真正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他们直到预备铃响才回教室
下课之后我去堵R,他跟我含含糊糊说了句“安灼拉跟我表白了”就躲开了

278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R看起来像不相信自己的人生了一样

279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安琪也难得的有点羞涩的样子⁄(⁄⁄•⁄ω⁄•⁄⁄)⁄

280L
天啊啊啊啊好好奇到底说了什么

281L
我脑洞要关不上了

282L
这个走向也太甜了吧啊啊啊啊啊

283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对话内容只有两个人知道,我就喊一个来给你们讲讲好了
@I Need Some Fine Wine and You

284L
诶诶诶等等??

285L
这就直接喊正主了吗

286L
我现在删我之前的话还来得及吗。主席会打死我的。

287L
ET大大您有时候也要谨慎点吧……

288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安啦,R自己也天天看ER同人页的

289L
??!

290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要是R看到那些表达惊讶的回复又陷入“嘤嘤嘤我果然配不上安灼拉”的状态,你负责哄

291L
怎么会配不上呢!!ER最配!

292L
格朗泰尔安灼拉天生一对!!

293L I Need Some Fine Wine and You
总算刷完了,我实在佩服姑娘们的八卦能力

294L
格朗泰尔大神!

295L
大神快看我我是你的小粉丝

296L I Need Some Fine Wine and You
谢谢你们

297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你看我就说你很受欢迎的

298L
想求一下大大和主席的糖啊QAQ

299L
嗯…虽然很想听但是格朗泰尔大大你自己的私事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啦

300L I Need Some Fine Wine and You
哈哈哈没事
大家支持就好,写文的时候不是一个个都很积极的嘛

———————————————TBC
*R的ID来自Cardigans的歌曲 I Need Some Fine Wine and You,You Need to be Nicer
也是PJ太太和Nisie太太的ERfanvid(B站av11519204)的bgm!
请不要大意地评论!!

【ER】【论坛体】【校园AU】悄悄八卦一下(5)

本来想这章完结的结果还是太长了
本章双C出没+一句话若李博须埃
*爱潘的ID我尽力了,出自音乐剧里的唱词“Eponine, she knows her way around ”私心很喜欢这句!
*前文可戳“ABC校园AU”tag
—————————————————
201L(楼主)
可以求一下壁咚的故事吗(小声

202L 看到我请叫我去抓蛾子
回复 201L:古费不是说了吗,就是我没站稳撑了下墙而已。

203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看到我请叫我去抓蛾子 撑了下墙???
你当时脸靠得那么近,呼吸打在我脸上,我都能听到你心跳的声音……

204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你敢说你当时只想着站稳吗??

205L
WOW

206L
瞬间脑补出一万字

207L
给古费聚聚递笔,双C文圈顶梁柱交给你了

208L 看到我请叫我去抓蛾子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我说过你该少看点小说,古费拉克

209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看到我请叫我去抓蛾子  ̄へ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210L
所以……可不可以冒昧问一下部长,是什么让你作出了表白的决定呢

211L
本双C女孩有幸见证了那历史性的一刻
大概是情人节前不久,有一天公白飞大大在写作业,古费凑过去跟他说,珂赛特终于同意情人节和马吕斯一起出去了。公白飞应了一声

212L
2333古费聚聚你就是天天顾着操心别人的八卦

213L
我就说马吕斯那个傻直男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追到珂赛特女神,果然有人帮他

214L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回复 213L:还真不是。马吕斯自己写了十几封情书感动了人家

215L
然后古费哎呀了几声,说了好无聊之类的话

216L
【其实就是撒娇啦】【溜

217L 看到我请叫我去抓蛾子
考虑到你们喜欢细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半个身子都靠在我身上,我根本没办法写字。

218L
我已经甜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219L
→_→于是他干脆放下笔,把古费捞到了怀里

220L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失智乱叫

221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飞儿你还说我呢<(`^´)>
然后他问我情人节要不要和他一起过⁄(⁄⁄•⁄ω⁄•⁄⁄)⁄

222L
接着我们都看到古费聚聚脸红了,我入学以来就没见过他脸红

223L
啊 爱情 美好的爱情

224L 看到我请叫我去抓蛾子
接下来你们就知道了,那个周末古费硬拉着我陪他直播

225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我开心呀,我终于脱单啦(*/ω\*)

226L
终于个头啊 全年段都知道你和公白飞是一对

227L
无论如何 我们还是松了一口气啊 这对总算捅破最后一层纸了

228L
双C都公开了,ER还会远吗

229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对啊对啊,我们想给安琪和R做个榜样,喜欢就要大胆说出来!

230L ER官方应援号
他俩磨磨唧唧的真是急死个人

231L ER官方应援号
哎?忘记切号了?
算了反正说的也是cp的事用这个号应该没关系

232L
!!!

233L
潘妮太太!!

234L
我们的领袖啊(泪如雨下

235L
团长终于出现了

236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ER官方应援号 我刚还想艾特你呢23333

237L ER官方应援号
谢谢大家的支持

238L ER官方应援号
希望在看过这个帖子之后有更多人愿意加入我们后援团,一起为这两个情商低下的傻孩子提供支持

239L
我加入!!

240L
傻孩子23333

241L
为团长打call!

242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既然团长出现了,ER爱情故事的圆满结局当然就是你来讲啦(*•ω•)

243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okok 我号切过来了

244L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事情当然要从那一次真心话大冒险讲起……

245L
端板凳听

246L
哇哇我赶上直播了??

247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我和@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还有R一起

248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安琪当然是没有加入的,他向来教育我们不要把时间花在没有意义的游戏上

249L
事实证明还是很有意义的

250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没有意义的游戏持续平淡地进行,几乎沦为某两位的秀恩爱专场

251L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回复 250L:说得好像你没有抓住一切机会吹飞儿似的

252L 小猫的可爱是永不消失的
接着重头戏来了,潘妮抽到一张“告诉你左边的人一件你一直没有告诉他的事”

253L E.T knows her way around
我左边的人也就是R
我们都这么熟的人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瞒着他的事,我只好说了一件我看穿不说穿的

254L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她说:“安灼拉喜欢你。”

———————————————TBC
下章完结!

开学了,下次更新应该是下个周末了_(:зゝ∠)_

阿尔达翻译总局中土支部B组搞事记录

明明这段真的是很正常的一段

Princess Sally:

B组


原文



And looking down Tuor saw a great mar­vel, as it seemed to him; for a wild flood came up the narrows and strove with the river that would still press on, and a wave like a wall rose up almost to the cliff-top, crowned with foam-crests flying in the wind. Then the river was thrust back, the incoming flood swept roaring up the channel, drowning it in deep water, and the rolling of the boulders was like thunder as it passed. Thus Tuor was saved by the call of the sea-birds from death in the rising tide; and that was very great because of the season of the year and of the high wind from the sea.





第一棒 @工二一 



(翻译不是我,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伙伴,已授权)


图奥低头一看,便见到无上奇观。山洪自下游窄滩逆流而上,来势汹汹,与下行的河水迎头相撞。一股巨浪腾空而起,疾风中浪沫飞溅,浪尖近达山顶。河水被逼得回流,来袭的洪水顷刻席卷整个山谷,巨石挟裹在洪流中,滚动有如雷鸣。如此,图奥在涨潮时被海鸟的呼召所救;这时节海风强劲,潮汛是十分凶猛的。




 


第二棒@白远 



Tuor looked down,and saw no wonder.From the narrow beach downstream upstream,the mountain torrent is fierce,and the downstream river head-on collision.A huge wave rose in the air,foam splashed around the gale,and the tips reached the top of the mountain.The river was forced to flow back,and the incoming flood swept across the valley,and the boulders rolled like thunder,wrapped in the current.Thus,Tuor was rescued by the call of the seabirds at high tide,when the seat breeze was strong and the tide and flood were very fierce.





第三棒 @杨不找(Élast) 



 图奥乃下视,未觉有异。自狭滩上至下游,崇山峻岭,绵延不绝,飞湍急流直击其上。图奥不禁想到两句诗。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巨浪滔天,风卷浮沫,至高者甚可及峦巅。
飞湍瀑流争暄隧,础崖转石万壑雷。河水归返,洪水横谷,巨石坠没,滚声如雷。
风起潮涌立身处,飞 鸟惊呼救图奥。图奥因为鸟于潮时之呼所救,  时之所在,  风甚疾,潮水甚猛。



 


第四棒 @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



Tuor looked down, not surprised. From the upper reaches of the long, narrow Banks to the lower reaches, the tall mountains stretch out in a continuous stream of rushing water against the rocks. Tour could not help thinking of two lines of poetry:


Rocks pierce the sky, shore-tearing


Waves swirl into piles of snow.


The great waves seemed to cover the sky, the wind swept away the foam that floated on the surface of the water, and the highest waves even reached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The whirlpool and the waterfall were clamorous; The water-stones turned like thunder from valley to valley. Where the river came back, huge rocks fell from the cliffs and rolled like thunder. Tour had been standing in the rough place, and the cry of the high-flying birds had saved his dog's life. Tour dodged a bullet by the cries of the birds, and where he had stood, the wind was blowing and the tide was strong




 


第五棒@希望变得勤奋的哲 



Tuor波澜不惊地往下望去,在狭长的河岸之间,高耸的山中流淌出一条连绵不断的溪流,流水不停地拍打着岩石,看到此情此景,Tuor突然想吟诗二句: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巨大的海浪似乎要把天空吞噬,大风把表层水面的波涛全部卷起带向高处,最高的地方甚至可以到达高山的顶端。岩石下的旋涡和瀑布在轰鸣,水在山谷和岩石之间激荡的声音就好像雷声一样。在河流回转,或者是碰到巨大岩石的地方,河流发出如雷般的声响,Tuor就站在这样一个鬼地方,幸好高处鸟儿的鸣叫救了他的狗命:Tuor因为鸟儿的鸣叫躲开了一颗子弹。而在他站的地方,大风呼啸着,潮水依旧势不可挡。



 第六棒@Elenar 



(中间的诗句翻译是百度来的,请注明,谢谢)


Tuor looked down calmly, between the narrow banks there was a steam running from the mountains. Seeing this scene, he had a strong feeling of reciting a poem:


Its water rolls in rhythmic motion,


And islands stand amid its roar.


The waves seemed as it was going to swallow the sky. The strong gusts of wind brought the water high in the air. The highest of it was as high as the top of the mountains. The sound of water hitting against the rocks was like thunder, especially at the turning of the river or when striking a large rock. This kind of dangerous place is where Tuor was standing.Thanks to the warble of the birds, or he might not be able to avoid a stone flying towards him.


As he stood there, feeling lucky about not losing his poor life, the wind was blowing and the river was still howling.




 


第七棒@welleran 



 凸凹冷静地向下望去,在狭窄的两岸间一道溪水自山间流出。目睹此景,他诗兴大发,情难自已:长川动惊韵山岛立狂澜


      波涛势欲吞天。猛烈的阵风击水而起,直达高空。最高的浪涛可与高山比肩。水拍击岩石的声音如同隆隆如雷,尤其是在河道转弯处,或是当水流撞上巨石。凸凹正站在这险要之地。多亏鸟儿的警鸣,否则他很难避免被飞石砸中。


      他站在那里,因免于殒命而深感幸运,风声呼啸,河水仍在咆哮。



第八棒 @星影叶痕 



Scraggy gazed calmly downward, to where a stream gurgled out of the mountains and wandered between the narrow river banks. Inspired upon seeing the scene, he couldn't help feeling the verses appearing in his mind:


River endless,


Marvelous rhythm flows;


Isle stood,


Raging billow blows.


The waves were surging. Fierce gusts splashed the water and lifted it high into the air, the highest of which were abreast of mountains. Surfs broke on the reefs, noising as thunder rumbles, especially when it came to the turns of the watercourse or when the flows hit against the rocks. Scraggy set his feet upon the perilous terrain, almost being knocked by the flying stones if a bird hadn't warned him.


He stood there,feeling lucky to have escaped from death. The wind was howling and the river roared.



第九棒 @Amariee 



 小瘦子默默地向下看去,山间流出了一条小溪,水声还欢快地唱着“虽然我很瘦但是我很快乐”。小瘦子也开心得像个十几斤的傻子,不禁想吟诗一首:
小溪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上有荒无人烟之小岛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风吹水涨,浪花飞溅,仿佛想上天和群山肩并肩。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小瘦子所处的位置十分危险,如果不是一只鸟骂他“你是个智障吗”,他可能已经被飞来横石砸死了。
他现在十分庆幸自己躲过了曼多斯大大。风在吼,鸟在叫,河水在咆哮。



  


第十棒@妮涅尔·涅诺尔 



The little elf lookeddown and found a stream in the valley . The water sang happily:Though I am thin ,I am happy.The little elf is also very happy,he just like a fool who weights almost 50kg .Suddenly,he come out with a poem:Don't you think the stream pouring from heaven ,rushing  tothe sea never return?There is a stream pours runs turns left,turns right and its water turns back.The wind  shouts and the water rises,waves rush onto the shore and they just want to be the one with montian and sky .The fall shouts loudly and crash onto the stone in the valley. The sounds that they make just like thunder.The little elf still didn't realize the danger.If a  bird didn't shout to him“Are You a fool?”,he might be killed by a flying rock.He thought he was lucky that he hid away from Mandos.The wind cried the birds sang  the stream shouted the stream shouted..



 第十一棒@The Gray Dawn 



小精灵低头一看,发现山谷里有一条小溪。溪水欢快地唱着:我很瘦~但是我很快乐~~小精灵也高兴得像个一百斤重的傻子。忽然,他吟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有一条小溪涌流着,跑步走,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风叫起来了,水涨起来了,浪花涌上河岸来了,它们只想与山峰、与天空同在。瀑布发出巨响,撞碎在山谷里的石头上。它们弄出的声音就像打雷一样。小精灵仍然没有意识到危险。要不是一只鸟对他大喊“你是傻瓜吗?”,他可能会被飞石打死。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躲过了曼督斯。风在吼,鸟在叫,小溪在咆哮,小溪在咆哮……



 第十二棒@仲夏之雪 



The little elf stared down at the valley and he saw a stream singing. The stream sang happily : I am thin ~ but I am happy ~~. The  little elf was joyful like a fool who weighed 100 kilograms. Suddenly , he said “Don't you see the Huang river comes from the sky ? It flows to the sea and never ever comes back. "There was a stream turning right, turning left ,and turning behind . The wind began to cry .The water began to grow up. The waves began to roam to the shore. (The passage“Spring”which was written by Zhuziqing.)They just wanted to stay with the mountains and sky .The fall shouted loudly and crashed into the stone in the valley .The sounds   they made just like thunders.The little elf still didn't realize the danger he(she) faced. If a  bird didn't shout to him“Are You a fool?”,he might be killed by a flying rock.He thought he was  so lucky that he didn't go to Mandos.“The wind is crying the birds is singing the stream is shouting the stream shouting~" he began to sing.




 


第十三棒@猴子请来的逗比 



 小精灵坐在峡谷深处,望着奔腾不息的小溪在歌唱。那小溪是这样唱的:“呜呼!吾虽瘦~但喜至今~”小精灵笑得就像一只一百公斤的狗子。突然,他开始念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但是小溪并不理他并向右、向左、向后转。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他们只想和山与水待在一起。瀑布怒吼着冲击石头,听起来就像曼威发飙。小精灵还是没有意识到他所面对的危险。如果不是一只小鸟对着他喊:“你傻了吗”,他很有可能就被飞石打死了。他对他没有去曼督斯报道感到很幸运,他开始唱:“风在吼,鸟在叫,小溪在咆哮,小溪在咆哮~”



第十四棒 @围虾子  



  In the depths of the valley sat a little elf who gazed at the running stream singing a ceaseless song. What the stream sang was as follows: ’Alas! I am thin~ but still happy to this day~’ The little elf laughed like a dog weighed 100kg. All of a sudden, he began reading a poem:’ Do you not see the Yellow River come from the sky, rushing into the sea and never come back? Do you not see the mirrors bright in chambers high. Grieve over your snow-white hair though once it was silk-black…’ But the stream ignored him and turned right, left and back. Mountains went bright, water came up and sun became red. They only wanted to stay with the mountains and the water.  
  
A waterfall roaring down hit the stones, which sounded like Manwe losing his temper and shouting to Ulmo. The little elf still didn’t notice the danger he faced with. He would have been hit to death by a flying stone if a bird hadn’t shout at him: ’Are you foolish?!’ He felt very lucky that he didn’t have to go to Mandos. He started to sing: ’Wind roaring, birds crying, the stream is shouting, the stream is shouting!!’ 


【ER】未来

奇怪的脑洞,谜一样的转世梗,流水账,重度ooc
有人看我就接着写_(:зゝ∠)_
——————————————————
格朗泰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脸朝下趴在地上,被阳光晒得发烫的地砖抵着他的颧骨。他站起身,发现自己站在一条陌生的巷子里,穿着奇奇怪怪服装的人来来往往,似乎没有注意到他。 
这大约是另一个梦境。他醉酒后的梦总是格外长。他依稀记得他上一个梦中有一排枪口,有一缕阳光。他记得上一个梦中安灼拉对他微笑,安灼拉握住了他的手。 
安灼拉。 
他身后的墙上靠着一个人,熟悉的金发和红衣。 
那人揉揉眼睛,抬起头,不太确定地开口:“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用惯常的语气懒懒地回应:“啊,安灼拉。这个梦里居然还是有你。” 
“这不是梦。”安灼拉看上去有些恼怒,“老天,格朗泰尔,你一点都不觉得疼吗?” 
疼痛?格朗泰尔花了一秒才感受到,胸口某一点确实正传来钝痛,似乎伤到了很深的地方。他原以为这是看见安灼拉的正常反应。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从安灼拉敞开的领口看见他锁骨附近有一个红色的圆点,像一个伤疤或胎记。安灼拉喘息着,有点费力地直起身子,环顾四周,低声说道:“至少中了八枪。也好。……这是什么地方?” 
零碎的画面慢慢涌回到格朗泰尔脑海里,那桌球台,那枪响,那在他眼前弥漫开的金色。他猛地甩甩头,问道: 
“我已经死了,对吧?” 
安灼拉把目光从街上收回来,长长地看了他一眼。“我想是这样的。” 
“你也死了。”他用的是陈述句。 
“显然。” 
“所以,”格朗泰尔学着安灼拉的样子,四处张望了一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堂?” 
安灼拉把手臂抱在胸前:“也许是某种类似的死者的去处。” 
他在原地又驻足了一刻,仿佛下定决心般转向格朗泰尔:“不管怎么说,让我们先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他大踏步地走出巷子,格朗泰尔急忙跟上,不确定应不应该询问安灼拉胸前的伤疤是否要紧。他有点高兴安灼拉用的是“我们”,安灼拉没打算抛下他,尽管他是个一无是处的累赘。 
大街上人声嘈杂,叫不出名字的交通工具在路上行驶,沿街的商店里陈列着种种新奇的物品。 
安灼拉突然停下来,抬头看着墙上的路牌。“都是法语。这里可能是法兰西。” 
“或者说,死去的法国人的集散地?” 
“不,格朗泰尔。”安灼拉语调沉重,“我认为这里不是任何‘死者集散地’之类的场所。” 
“为什么?”他准备好要反驳了。 
安灼拉伸手指向路边的一张海报。 
格朗泰尔看到上面写的是“2018年”。 
 
 
“你觉得这是某种转世吗?”格朗泰尔附身问安灼拉。 
他们坐在巴黎街角的一家咖啡馆门口,这座城市已经完全变成了他们认不出的模样,但至少还有几条路的名字是一样的。比如他们降落——暂且这么说吧——的地方,圣德尼街。安灼拉坚持去买一份报纸,于是格朗泰尔从身上的口袋里翻出几个苏。不出他所料,法国早已不再使用这种货币,不过报摊老板表示这种古老的钱币具有收藏价值,也许可以卖出。无视老板奇怪的眼神,他们直接离开报摊,找到一家收藏品商店,卖掉了格朗泰尔那几张皱巴巴的钱。 
所以——他们现在在这儿了,一张小小的咖啡桌边,安灼拉捧着报纸在看,桌上还有他坚持要买的历史书和格朗泰尔随手拿的画笔和纸。 
“也许吧。”安灼拉没把眼睛从报纸上移开。今天的世界仍然充满了问题,他大概想继续他在19世纪进行的活动。格朗泰尔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识趣地闭嘴了,但他不知要做什么,桌上只有两杯咖啡,安灼拉不让他买酒,他抿了一下杯口,苦的。 
“安灼拉。”他喊了一声。 
“怎么了?” 
“你还没回答我先前的那个问题。”他把这句话说出口后突然感觉很心虚,只好低下头盯着自己的咖啡。 
安灼拉却把头抬了起来。“哪个问题?”他皱起眉。 
那道浅蓝色的目光肯定正打在自己身上,格朗泰尔没有勇气迎上它。“就是,我在19世纪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真是太傻了,那明明只是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可是格朗泰尔要知道他现在还没被赶走是为了什么。 
他强迫自己抬头,安灼拉似乎有点困惑。“我以为你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并不奢望得到回答。”他偏着头,看上去不太确定。 
他肯定是不想回答了,早该知道的。但格朗泰尔鬼使神差地继续说道:“你现在回答还不算迟。” 
安灼拉把报纸放到桌上,坐直了身子,他的眼睛一下子离格朗泰尔近了许多,格朗泰尔本能地要往后缩,还是忍住了。 
“你应该知道我的答案。”安灼拉很严肃地说。 
格朗泰尔盯着安灼拉面前的报纸。“我不知道。”这是实话,“在你说出来之前我都没法肯定。” 
安灼拉叹了口气。“格朗泰尔,看着我。” 
格朗泰尔试探着抬起目光,对上那双蓝色的双眸。安灼拉看上去很真诚。 
“我允许。”他很简短地说,似乎松了一口气,“我允许你和我一起为共和国而死。虽然我不觉得我有这个权力。” 
格朗泰尔张了张嘴。安灼拉又补上一句:“我也允许你——我希望你——和我一起探索这个世界。格朗泰尔,允许吗?” 
“我……”格朗泰尔喉咙里哽了一下,“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安灼拉似乎很满意,几乎微笑了一下。“既然我们已经共享过那些子弹带来的死亡,我们当然也可以分享这个命运赐予的未来。” 

TBC?